首页>> 电子杂志 >> 报道
古建智慧 启迪未来
时间:2013-05-27  来源: 中国节能服务网  文章类别:原创  作者:王歆效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中国古代建筑在不同区域呈现出不同特点,其中不乏节能环保的设计理念。深藏于古徽州的宏村、西递两个古村落便是杰出代表。笔者以走访古徽州民居为主线,兼具其它古建筑特点形成此文,以期给读者新的视角。
关键字:

  4月5日,借清明假期,驱车从北京出发,经天津、沧州、济南、泰安、徐州一路南下,去探访弥漫在茶香深处的徽州古村落。并期许在“马头墙、小青瓦”的徽派建筑中,找寻到一些节能环保的印痕。

  街巷中的秘密

  无论是宏村还是西递,只要是徽派古村落,其周边以及内部,均流淌着涓涓细流,有些村落还汇聚成一片水面,宏村前的叫“南湖”。

  这些水都是活水,不仅方便居民生活,还可以防火,值得注意的是,其还兼具着调节气温的作用,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夏季不会感觉太热,冬天也不会太冷。

  徽州古村落的街巷也很有特点,街是东西向的,较宽,便于面南的屋子采光,这与“有钱不住东南房”的说法一致,而巷则是南北向的,较窄,有的甚至窄到仅能容一人通过。去过徽州古村落的人都知道,徽派房屋东西两侧的山墙很高,一般有6-8米,这样,除正午外,太阳不会大面积直接照射两侧山墙,使得生活在其间的人,夏季十分凉爽。

  其实,不光是徽派建筑,在我国南方,由于水系发达,所以临水而居的居民大都可以享受到这种天然空调的恩赐。水乡乌镇有“水阁”存世,所谓“水阁”指的是临水的屋子,屋子有一部分被深入水中的木桩支撑着,地板上还有一个方孔,或大或小,其功用很多,即可方便居住在屋里的人取水,易可根据需要,打开、关上来适当调节温度。

  离宏村不远的武昌古称江夏,那里的民居也有很强的节能环保(http://a.emca.cn/)理念融入其间,“层层递进、步步高升、四水归堂、隔三转五”的三合院,被认为是江夏民居最典型的特色,夏天阴凉,冬天取暖,遮阳、采光、通风、排水,各个兼顾。

  而在新疆地区,有一种叫不上名的屋子,其墙体厚达一米,甚至更多,并且多采取半地下的形式,相比江夏民居、徽派民居更为古远,其形制,正适宜处在“早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新疆人居住。

  这些只是我国古民居街巷中的少许秘密,但其中采光、取暖、通风、防火等的合理布局,已然充满了古人的智慧,如果再深入一步——走进厅堂,会不会有更进一步的发现呢?

  厅堂里的机巧

  走过街巷,移步进入某间微派古民居的厅堂,发现地面上有一些2-3寸的圆孔,深不见底,还隐隐可以听到水声。对于北方人而言,这显得怪怪的,先以为是排水用的,因为南方水大,是不是屋主人怕发大水,所以特意在建屋之初,挖了这些孔呢?

  找来40出头儿的屋主人,在攀谈中得知,这是他们祖先创造出来的“空调”。原来,古徽州的村落大多临水,所以为避免被水淹到,往往要在往年来水的最高水位之上建屋,所以居屋被淹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而这些圆孔则是与居屋同时建造的,每个孔在居屋地下相互连通,组成一个网状,再通往周边水道,而且往往不止通往一个水道。

  这种设计,使圆孔在居屋与水道间形成一个“U”形管道,但由于居屋较高,所以水不会倒灌,夏季水温低于气温,冷气便从圆孔中向居屋中散发,冬季水温高于气温,热气便从圆孔中向居屋中散发。把其称为“空调”一点也不为过,而且还是节能环保的。至于为何要通往多个水道,主人介绍,是因为担心某条通道堵塞了,通往多条水道加之又是活水,所以居屋200年来,还未遇到“空调”坏掉的情况。

  除此之外,在徽派古民居中,还有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特征,那就是天井,它不仅起到了良好的自然采光作用,还可以在下雨时收集雨水,这与吴越文化中以水喻财的文化相得益彰,所以徽派建筑有“四水归堂”之说。

  当然天井的设计虽然是徽派建筑的特点之一,但不能算是什么独有的机巧,因为天井也不仅现于徽派古民居,在上边提到的江夏古民居中,天井也是一个代表性的特征。据一些建筑文化笔记记载,由于明清时商业发达,所以男人大都长年在外经商,所以马头墙就把家中的妇女和小孩子保护了起来,而天井即可换气又可采光,还可以置景,可谓是一举多得,所以吴越文化区域内的建筑,大都采用了天井这种设计方式,但如果跑到福建土楼或是北方的四合院中,便见不到天井的踪迹了,这与地域文化有着紧密的关系。

  现实中的思考

  离开徽州古民居,一路向北,经停南京。

  多年前,笔者曾徒步从七桥翁沿内秦淮水路一直走到秦淮河的入江口,并探访过秦淮两岸的一些古民居,尤以中华路西侧一带的民居保留得最为完好,但与徽州的古民居相比,年代已经近了不少,有些还年久失修,部分丧失了居住的功能,但其天井、回廊、砖木结构的一些建筑特色仍然还在。

  不得不承认,自东水关、集庆门、西水关内秦淮一线,林立的高楼早已把古民居曾经的璀璨排挤到不知哪里去了,没有人愿意向那些破旧低矮的民居投去一丝关注的目光,但古民居中的建筑智慧,似乎并没有太多体现在时尚的现代楼宇中,这难道不值得今人去好好反思吗?

  南京如是,北京如是,许多大城市亦如是。

  我们现在所谓的节能建筑是什么?是合理利用能源、在不影响人们正常生活工作的前提下,尽量节能环保。一些楼宇还运用智能化手段来进行能源管理,从而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在当下这个时代,这种理念以及作为是值得称道的,但同时,人们也应该去回望那些古人的智慧——尽量不使用或是少使用能源,利用自然环境,通过巧妙设计来实现建筑的使用功能,并尽可能让人感到舒适。

  回程路上所住那间酒店的门窗,客人是无法自己打开的,想通风得找服务员,因为酒店要安全同时还要节能。

  笔者认为,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中,自然通风是最好的,而酒店也好其它建筑也罢,为了节能,经常只开内循环,不进行新风的送风,节能效果是达到了,但空气质量低下,室温要不很高要不很低,并没有达到舒适的要求,此类情况早被许多媒体报道过。

  谈及室内温控的问题,徽州民居中的“空调”能否被现代建筑拿过来用用?这似乎没什么不行,至少可以在一些带泳池的体育馆、一些近水的建筑进行尝试。

  再说采光问题,在南北向的大街上,沿街建的大多是南北向的楼,采光效果不佳,绝大部分时间都得通过灯来实现照明,这种规划布局就欠周全,如果让这些建筑一排排的朝南,占地没有增加,采光效果会大大改善,同时还会节约电能。

  从徽州古村落回到北京,站在大都市的一隅,看着远处无边的高楼,回想古人建屋的智慧,似乎有什么东西阻隔了过去与现代。

  是理念,处于农耕文明的古人,没有过多的能源可用,他们只能从可资利用的自然环境入手,去考虑建屋的问题,并使其达到实用、舒适的效果,而今人则更多地从美观、实用等其他角度去考虑,能源使用在设计之初,似乎根本不在考虑之列,或很少考虑。

  古人与今人的造屋理念,根本就是两种基底,而在能源越发紧张的当下,古人造屋理念,或许确实到了该拿回来用用的时候了。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