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世界气候大会:期待着谁的期待--中国节能服务网--合同能源管理 节能减排 能源门户网站
首页>> 电子杂志 >> 报道
卡塔尔世界气候大会:期待着谁的期待
时间:2012-12-12  来源: 中国节能服务网  文章类别:转载  作者:王歆效
分享到:
核心提示:早在189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瑞典化学家阿伦尼乌斯提出气候变化的科学假设,认为“化石燃料燃烧将会增加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从而导致全球变暖”。这一假设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逐渐被人们注意,1979年第一次世界气候大会呼吁保护气候。
关键字:

  就在卡塔尔世界气候大会召开前不久,一份报告显得分外刺眼:“如果无法有效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到2030年将有超过1亿人失去生命,且全球经济增长将削减3.2%。”这份报告是由20个政府委托人道组织DARA作出的。

  是危言耸听还是科学判断?最早刊出这份报告的《每日邮报》也未给出报告是如何出炉的答案,但报告中的一些数字,却有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架式。而近年来,类似的全球气候变暖的报告可谓是比比皆是,而且个个措辞都想“一鸣惊人”。

  其实也不能责怪这些研究人员或是机构,因为从一些冰川、河流的对比照片上,以及人们的生活感受上,都可以找到全球变暖的证据。不仅如此,更有一些国家首脑就全球变暖对经济的影响给予了肯定,孟加拉国总理谢赫·哈西娜说:“气温上升1摄氏度,农业生产力就会下降10%。对我们而言,这意味着损失大约400万吨粮食,折合大约25亿美元。这相当于我们GDP的2%。再加上地产和其他损失,我们的GDP总共将会减少大约3%到4%。”

  谁来为全球变暖负责

  如果真如报告中所言,如果真如谢赫·哈西娜所说,那么谁应该为全球变暖负上一份责任?

  早在189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瑞典化学家阿伦尼乌斯提出气候变化的科学假设,认为“化石燃料燃烧将会增加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从而导致全球变暖”。这一假设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逐渐被人们注意,1979年第一次世界气候大会呼吁保护气候。

  1988年,由联合国环境署(UNEP)和世界气象组织(WMO)共同建立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通过现有科学、技术和社会经济信息,对全球气候变暖进行研究评估。

  1990年IPCC发表的第一份评估报告认为,“近百年气候变化可能是自然波动,或人为活动,或两者共同影响的结果”。这份报告的结论直接促使联合国大会作出制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决定。这才有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制定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并于1994年正式生效。

  从1995年第一次《公约》缔约方大会(COP1)到如今卡塔尔会议(COP18),已经走过18年。

  世界气象组织近期的一份调查统计显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人类活动导致所有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碳、氟氯烃等)浓度迅速增加。换言之,整个人类的工业化进程,应该为全球气候变暖负责。

  由于此问题涉及几乎世界各国,所以世界气候大会这种形式广受欢迎,已经吸引了全球194个国家和地区参会。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世界各国都愿意为改变全球持续变暖而做些什么。

  一种僵持 两种观点

  《公约》规定发达国家作为缔约方,应采取措施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同时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的额外资金以支付发展中国家履行《公约》所需增加的费用。但费用的问题,直至第17次缔约方会议仍未得到落实。

  发达国家认为,我们为全球“降温”同样需要付出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是可以的,但现实情况是,我们的经济也十分困难,尤其是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这种借口一直被提及。

  而作为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为全球“降温”做了许多工作,这从落实国际减排承诺中就可以看到,这也得到了世界各国的高度赞誉,但赞誉归赞誉,发达国家仍未兑现资金支持的承诺。这也是大家认为第17次缔约方大会未取得什么成果的关键所在。

  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格局,主要是因为各方对《公约》及《京都议定书》所确立的公平和“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原则的不同理解。还好,第17次缔约方会议形成了一个“加强行动德班平台特设工作组”(下称“德班平台”)。

  2012年联合国首轮气候变化谈判5月25日晚在德国波恩闭幕,本轮会议是“德班平台”首次亮相国际舞台,因而广受关注。按照德班大会决议,“德班平台”的主要任务是在2015年前达成一个适用于《公约》所有缔约方的法律文件或法律成果,作为2020年后各方加强《公约》实施、减控温室气体排放和应对气候变化的依据。

  发达国家对这个会议十分热衷,因为积极推进这个会议的成果,将有可能让他们逃避掉支付给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所以发展中国家的观点是,要想执行新的《公约》,那么发达国家首先要履行掉应有的义务后再谈。

  就此形成了一种僵持,两种观点的对立,能否在卡塔尔世界气候大会上有所突破,谁也不好妄加评论,但至少可以肯定,这个问题将是全球“降温”能否持续高效运转下去的一个关键点。

  EPC是个不错的选项

  大家都知道EPC是合同能源管理的英文缩写,它作为一种先进的市场化的节能减排机制,形成于上世纪70年代,90年代被引入中国,经过示范、推广,得到了迅猛发展。

  2012出国家出台的《“十二五”节能减排规划》、《“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以及各部委出台的有关节能减排的政策,几乎全部涉及EPC的应用推广,这一方面说明国家对这种机制的认可,另一方面也说明其在我国节能减排工作开展中的作用与地位越来越得到重视和强化。

  由此,笔者也联想到世界气候大会目前所面对的“一种僵持,两种观点”。观点双方并未拿出更多的办法来,只是站在自身立场不断喊话,这无益于问题解决,而EPC实际上为打破这种僵持提供了方法。

  发达国家可以拿出《公约》及《京都议定书》要求的资金来,让发展中国家去用,发展中国家则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作出承诺,双方在《公约》常设机构的主持下,签署一份协议,按一定比例去分享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取得的成果。这应该是一个多赢的结果。

  当然,至于分享的比例以及合同的年限,发达国家不应以目前的商业合同为范例,而应有所退让,因为毕竟《公约》规定了发达国家是要出资的,所以协议时,应该给予发展中国家优于一般商业合同的分享比例,时限也应该更长。

  为了使其可以有效兑现,在《公约》常设机构主持下,应聘请第三方机构给予评估,评估费用由发达国家支付。

  此方案至少在笔者看没有什么不可行的,关键是双方愿不愿意去执行,另外,如果可行的话,在目前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不仅可以分期执行,而且如果发达国家愿意的话,还可以从分享的部分中拿出一定的比例建立一个常设的基金,来长期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减少温室气候排放的工作。

  当然,如果大家能够形成共识,我觉得也可适当减少发达国家的减排责任,不能没有,只是适当减少,这样就可实现共赢了。

  卡塔尔有共同的期待

  其实,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面对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上,认识上已达成共识,不仅如此,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都在做着各自的努力,大力推广节能减排技术、发展新能源、循环经济、可再生能源、区域能源等,不仅各自发展,还经常聚到一起讨论研究,互相借鉴先进经验,比如举办了多届的“中美能效论坛”、“中日节能环保论坛”等都已形成了长效的机制,在政府的主持下,专家、学者、企业代表都能够积极参与其中,并详细介绍经验、参与讨论、进行充分沟通。

  地球是大家的地球,为了使我们自己生活得更加美好,谁都应该付出,但当站在各国利益的基础上的时候,这种付出被附加了条件,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长久地达不成可执行契约,共识又有什么现实的意义呢?

  所以,卡塔尔世界气候大会,我们很难讲是谁在期待着谁的期待,因为那是我们人类共同的期待。所以笔者希望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能够寻找到一条路,来解决长久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共同为全球“降温”而努力。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