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子杂志 >> 报道
产业需要“中微子振荡”
时间:2012-05-07  来源: 中国节能服务  文章类别:原创  作者:王歆效
核心提示:中国发现了中微子的第三种振荡模式,意义重大。其实,这种振荡模式早就客观存在,只是人类首次发现而已。
关键字:

  大亚湾实验以5.2倍标准偏差的置信度(>99.9999%)测得中微子混合角13不为零,首次实验发现了中微子的第三种振荡模式。”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国际合作组中方发言人、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研究员,在3月8日向全世界宣

  布这一消息。

  这一重要成果是对物质世界基本规律的一项新的认识,对中微子物理未来发展方向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并将有助于破解宇宙中“反物质消失之谜”。消息一经公布,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卡罗·鲁比亚教授在内的十几位世界各大粒子物理实验室负责人,纷纷向中国高能物理研究所发来贺信。

  李政道先生在贺信中说:“这是物理学上具有重要基础意义的一项重大成就!”日本T2K实验的发言人小林隆和郑章基教授在贺信中表示:“中微子振荡实验的光明前景令人激动不已。有了这个大的13混合角,若上天继续眷顾我们,或许在我们有生之年可以揭开物质层次和CP破坏的奥秘。”

  美国《科学》杂志在线版“科学此刻”栏目发表文章《中国物理学家揭露中微子测量的关键》,评价:“此次成果完成了一幅中微子的概念图”,并称“这为‘中微子与反中微子行为间不对称’的实验铺平了道路。其将可以解释为何现在的宇宙中有如此多的物质,却只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反物质这一问题”。

  发现:持续探索的力量

  人类对中微子的研究由来已久,1930年,奥地利物理学家泡利为了解释贝塔衰变中能量似乎不守恒,提出可能存在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粒子,是它偷走了能量。这种粒子不带电,没有质量,几乎不与物质发生相互作用,因此捕捉不到它。

  人们想尽了办法,终于在26年后,柯万和雷因斯在反应堆附近第一次找到了中微子存在的实验证据。雷因斯因此获得了1995年的诺贝尔奖。在找到中微子后,人们发现总共有三种不同的中微子振荡模式,前两种已被人类发现,第三种直到3月8日,才被中国科学家证实。

  从泡利隐隐约约发现中微子至今,已经过去了80多年,人类一直在探索,并且最终攻克了一个个科学难题,使我们越发接近地球的起源。科学探索需要这种持之以恒的发现精神,形成一股强大的推动社会发展的力量,它不断鼓舞着我们向前,向前,向前……

  在中国节能服务产业中,存在着诸多影响产业发展的瓶颈,比如人才、技术、资金、商业模式等,就如我国科学家发现“中微子的第三种振荡模式”一样,我们能否发现其中一些已经存在,却又从来没被我们发现的可以推动产业发展的人才培养机制、技术创新应用、资金解决路径和融合式的商业模式呢?

  发现:人才培养的路径

  哪个产业要发展也离不开人才,就节能服务产业而言,人才缺乏是个普遍的现象(详见2011年《中国节能服务》第69期),但国内的能源学院又缺少节能专业,所以人才培养出来,往往是热能系统的或是动力系统等,但都不是节能专业的。

  这些人才进入节能服务产业,不能直接被运用到节能改造项目上,因为了解热能或是动力系统的人,并不知道节能的知识、原理、技术改造的相关知识,所以往往只能边干边学,边学边干,这不仅直接影响了人才的使用效能,而且往往容易导致人才流失。

  一位节能服务公司的老总就曾对笔者说:“培养吧,真‘伤不起’!花费时间、精力、金钱不说,也可能刚培养出来,就被别的节能服务公司挖走了。”这位老总的感慨笔者能深切地体悟到,因为产业内确实存在人才流动过快的现象。

  “如果你不培养,我也不培养,都想着去挖别人的墙角,行吗?”这个看似近乎傻的问题确实是个问题,大部分人总是避而不谈。所以,当西安思安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安”)董事长邢玉民对笔者说:“只要他能在产业内服务,去哪家公司都一样。”时,笔者感到了一种胸怀。

  从思安的具体做法上,也很好地沿袭了邢玉民的思想,每一名新人加入,除了需要具备基本的素质外,都要在销售、设计等公司各个部门实习、锻炼,然后才会定岗,不仅为了让新人了解公司的具体运作流程、公司文化,更重要的是希望他能找到一个自己合适的位置。这样就可以充分发挥人的工作积极性与主动性,进行有创造性的工作,在实现公司价值的同时也能使他产生成就感。经过多年的努力与践行,思安的人才流失率很低。这也从某个层面给出了产业人才培养的路径。

  这种人才培养的“中微子的第三种振荡模式”已经存在,关键看,节能服务公司在面对生存与发展的过程中,如何取舍。

  发现:技术应用的细节

  说到节能减排,人们经常听到的词就是技术创新,这没有错,但技术创新要与用能单位的用能情况及工艺流程相结合,而现有的技术应用也十分重要。建筑节能是国家的十大节能减排重点工程之一,但一些技术尚未被广泛应用,所以在技术创新的同时,如何把现有技术充分应用到现实的节能改造项目中,也是急需产业内人士思考的问题。

  曾参观过一些医院系统的节能改造项目,一般涉及空调及用电系统,有的医院还应用了余热回收、冰蓄冷等技术。但系统节能仍有很大差距,不仅如此,一些医院还存在多家节能服务公司同时服务不同节能改造项目的现实。

  虽然原因众多,但不利于系统节能是一目了然的。比如一个设计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医院,就前后进行了更换LED灯、电梯节能、空调系统节能改造(与余热回收利用相结合)以及末端低品味余热利用等多个项目。余热回收利用项目,分交两家节能服务公司进行,笔者以为没有必要。

  余热回收利用途径很多。一般说来,综合利用余热最好,其次是直接利用,再次是间接利用(如余热发电)。综合利用就是根据余热的品质,按照温度高低顺序不同按阶梯利用,品质高的可以用于生产工艺或余热发电;中等的(120度-160度)可以采用氨水吸收制冷设备来制取-30度到5度的冷量,用于空调或工业;低温的可以用来制热或利用吸收式热泵来提高热量的数量或温度供生产和生活使用。

  其实,这家医院完全可以把余热回收利用与末端低品味余热利用交由一家节能服务公司完成,这即有利于余热的综合利用,又可减少项目改造的设计等成本,对医院和节能服务公司而言,应该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笔者不知道是医院这样的用能单位没有发现,还是节能服务公司没有发现,或是还有其它的原因,但此时此刻,笔者想到的仍然是“中微子的第三种振荡模式”,它存在着,完全可以交由一家节能服务公司进行余热回收利用的改造,但……

  编后语:

  受到篇幅限制,作者未能尽言,比如商业模式、融资方式等,还有许多可以解决产业瓶颈问题、拓宽节能空间的做法需要去发现,虽然在具体市场运作过程中,存在着许多有别于科学研究的现实问题,但“发现”仍然十分重要,因为它已客观存在,只要抓住了,就是发展的机遇,也许还是个重大机遇。希望此文可以引发产业同仁共鸣,共同去发现产业中的“中微子的第三种振荡模式”。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