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子杂志 >> 报道
玛雅预言:是非与现实
时间:2011-12-03  来源: 《中国节能服务》  文章类别:原创  作者:宁涛
分享到:
核心提示:模糊、沉默的态度是利益在作祟,虽然这样暂时能让自己的个体利益得到最大化的提高,但从整体而言,这是对生命的漠视。面对2012年,无论是“玛雅预言”中所描述的灾难,还是世界末日,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这个赖以生存的地球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关键字:

  前段时日,中国观众被美国一部大片《2012》所震撼,这部片子,几乎集中了灾难片的所有元素,特大地震,超级火山,超级海啸,毁灭整个人类的大洪水,陆地的下沉与崛起,地球磁场的倒转,城市的毁灭,无助的人群,惨象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闻所未闻的。但一个事实可以明确,那就是地球母亲现在生活得很累,很辛苦。

  “世界末日论”一说,从玛雅预言的诞生到现在,对2012年灾难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存在自有存在的道理,至少它可以让我们明白“居安思危”的道理,此时,我们该做什么?科学和预言之间毕竟还存在较大的差距,是盲从还是理性,作出选择需要的不仅仅是热情,更需要智慧。

  现实让“预言”止步

  面对玛雅预言中的“世界末日论”,善良而单纯的人们诚惶诚恐,在2012年来临之时,这种恐惧感与日俱增,各种猜忌,各种疑惑,各种传言从来没有间断。

  玛雅人确实遗传下来了一本手卷,也就是著名的“德雷斯顿抄本”。这本书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被演变,预言和现实也不断发生碰撞,而碰撞出的火花却无情炙烤着人们脆弱的心智。在“德雷斯顿抄本”的最后一页,作了有关于世界末日场景的描述,该场景设想一场洪水将毁灭整个世界。玛雅预言经史书记载,在世界末日的一天,是一场气候剧变,有千万条鳄鱼向大地吐水,那是一场自然灾害。这种世界末日的假想在许多文化中都有存在,并不仅仅是玛雅人才有的预言。玛雅文化研究专家、美国科尔盖特大学考古天文学家安东尼•阿维尼看来,这种设想并不能当作证据来看待,更不能看作是一种预言。

  玛雅预言被误读过程中加入了更多的个性意识,事实上,玛雅历法并没有结束于2012年,玛雅人自己也没有把这一年当作是世界的末日。玛雅预言中关于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的说法是一种被误解的说法。这一天是玛雅历法中重新计时的“零天”,玛雅人认为时间是循环的。它表示一个轮回结束,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而并非指“世界末日”。阿维尼表示,“在玛雅历法中,1872000天算是一个轮回,即5125.37年。”根据“长历法”,到2012年冬至时,就意味着当前时代的时间结束,即完成了5125.37年的一个轮回。长历法重新开始从“零天”计算,又开始一个新的轮回。阿维尼认为,“这仅仅是一个重新计时的思想,与我们每年元旦或周一早上重新开始一年或一周生活完全一样。”

  阿维尼同时还认为,玛雅人事实上并不擅长预言。他解释说,“他们对时间的认识大多是针对过去的,而不是未来。当你了解关于长历法的记载后,你就会发现里面讲的大多是玛雅统治者和他们祖先的关系。统治者把自己的渊源说得越久远,越能说明统治者地位的合法性和正统性。我认为,这就是玛雅统治者为什么使用长历法的原因。因此,长历法并不是为了预言未来,而是为了证明过去。”

  玛雅预言能否代替科学,结果已经很明确了,“假想”终究代替不了“预言”,更不可能代替事实,2012“世界末日”自然会成为历史中“石破天惊”的记忆。虽然这样,人还是会做梦,这个梦是噩梦还是美梦,完全取决于自己。玛雅预言可以在是非中止步,但我们不能忘却它带来的思考,可以说,玛雅预言是一剂思想调味品,它在调节着我们的神经,让我们正视现状,也会为将来的生存去努力。

  有多少个地球让我们重来

  “常常责怪自己当初不应该,常常后悔没有把你留下来……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迪克牛仔的一曲“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唱得那么深情,那么缠绵,但本质中却充满了无尽的眷恋和悔恨。这让我们想到自己对地球的爱到底有多少?在工业时代的高速发展中,人们对能源的需求与日俱增,也在毫无节制地向地球母亲贪婪索取,但我们在回报时却步履维艰。就像歌词里唱的一样,有多少可以重来?记得一位名人说过,我们是在消耗子孙后代的财富。说到这,我想每个人都会脸红的,我们是过于贪婪,还是过于自私呢?

  我们这个星球上,善良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在为生存环境而担忧,从《京都议定书》到坎昆会议,尽管每一步都是那么困难重重,难以平衡的各方利益痛苦却在挣扎中博弈着。

  在2010年坎昆会议期间,日本政府代表团高级官员遮遮掩掩地发出了《京都议定书》没有第二承诺期的信号。在今年波恩会议上,日本代表团成员一改以往闪烁其辞的回答,而是重复申明,日本政府拒绝《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立场是明确和坚定的。在气候问题上,欧盟曾经一直是以减排斗士形象示人,现在却对于《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也开始动摇。

  诸如美国等一些没有承诺《京都议定书》的发达国家,根据巴厘路线图的规定,要在长期合作行动(LCA)下做出等效具有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但在本次巴拿马会议的重点《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上,美国等国家却以沉默的方式表示拒绝。

  模糊、沉默的态度是利益在作祟,虽然这样暂时能让自己的个体利益得到最大化的提高,但从整体而言,这是对生命的漠视。面对2012年,无论是“玛雅预言”中所描述的灾难,还是世界末日,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这个赖以生存的地球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在国内各大主流媒体上,都看到了许多关于德班气候大会的种种预测的报道,比较吸引眼球的是“2011南非德班气候大会——拯救人类的最后机会”一篇文章。没错!最后的机会,一个拯救人类的最后机会!走低碳发展之路,降低污染,这是目前社会赋予地球村每个村民的义务和责任。

  近日中国发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指出:这次德班会议关于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其问题,可能是这次会议的焦点问题。国际社会应该按照公约议定书、巴厘路线图的授权以及坎昆协议的要求,通过大家的努力,争取妥善解决议定书的第二承诺其问题。解主任认为,少数发达国家提出愿意坚持京都议定书,但是不愿意再由第二承诺期,理由主要是强调环境问题的整体性问题。发展中国家坚持公约、议定书双轨地进程,特别坚持要议定书,而且议定要有第二承诺期。德班会议前夕,站在不同利益层面的各方都还在围绕《京都议定书》努力寻找最佳的平衡点。可以看出,《京都议定书》是被国际社会公认的目前较好一个解决目前全球气候变暖的方法,至少还没有一个成型的替代方案。

  《京都议定书》的第一承诺期即将于2012年到期,南非德班气候变化大会是形成针对第二承诺期的国际法律协议的最后一次机会。面对最后的机会,任何人都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些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的怀疑和担忧再次从侧面强调了问题的严重性,而要真正消除这些负面情绪,只能从源头上寻找答案。

  2012年马上就要来了,“玛雅预言”却一直在是非与现实中徘徊,古语说“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知者”。2012来了,关于玛雅预言的辩论可能还将继续下去,但科学发展观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地球未来的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有足够理由证明:别迷恋“玛雅预言”,因为它只是个传说!2012是对人们的一种警示,或许说是一种期盼,让我们以平静的心情期盼这一日到来。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