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子杂志 >> 产业
南非:围绕碳税的“硝烟”与“战火”
时间:2011-10-28  来源: 《中国节能服务》  文章类别:原创  作者:张元元 编译
分享到:
核心提示:南非财政部长Pravin Gordhan发表2012年财政预算演说之后,财政部在碳税问题上正式摊牌,预计明年初碳税政策将在南非全国正式开始实施。
关键字:

  南非财政部长Pravin Gordhan发表2012年财政预算演说之后,财政部在碳税问题上正式摊牌,预计明年初碳税政策将在南非全国正式开始实施。

  南非人在11月28日即将于德班召开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第17次缔约方大会(COP17)之前,有望一睹国内争议不断的碳税政策的“庐山真面目”。

  2010年12月,南非政府发布了一项有争议的碳税政策,要求对企业排放的二氧化碳每吨征收大约75兰特的碳税,碳税的价格每年上推,最终会上涨到200兰特/吨二氧化碳。这些数字可不是仅仅写入碳税草案而已,财政部发言人Bulelwa Boqwana对此表示说,政府确定将于下个月正式公布碳税政策。

  抛开碳税对抑制碳排放所起到的作用不谈,其对南非政府的财政资金不啻为一个巨大的奖励。德勤咨询公司计算出一组数据:假设碳税为165兰特/吨二氧化碳,南非政府一年对国内公司征收的税款就有825亿兰特。这笔税收收入如果被直接划入国库的话,会极大降低该国的预算赤字。根据财政部的说法,碳税收入可以拉动5%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大约为1400亿兰特。

  据德勤咨询公司计算,碳税实施后,南非国家电力集团(Eskom)每年不得不额外缴纳370亿兰特税金,南非石化集团公司(Sasol)也将多缴纳税款99亿兰特。财政部对此表示,碳税“既具备可操作性又颇具合理性,可以促使南非的企业实现众所期待的环保转身,完成减排目标。”

  即将实施的碳税如一块巨石,在南非的大型二氧化碳排放企业间激起千层浪花,国家电力集团和石化集团公司两家企业的反应尤其激烈,它们提醒政府,碳税会带给他们至少几十亿兰特的损失,而且将会造成严重的失业问题。国家电力集团是南非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企业,2010年总共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2.2亿吨。南非石化集团公司的本地企业去年共排放二氧化碳7千万吨,若碳税一旦实施,这家企业也要为巨大的碳排放量买单。

  有批评家指出,南非政府如此急切地实施碳税政策是为了在气候变化大会上的环保作秀,然而南非并不是唯一一个把碳税变为一项实际行动的国家,其它国家如澳大利亚也将于明年七月正式开征碳税,起步价为每吨二氧化碳23澳元,在2015年之前维持每年5%的增长速度。

  国际上对碳税的统一看法是,碳税可被用做一项激励机制,促使商业企业选择更广泛的能源。“但是南非已经有了“综合资源规划”,它起到了优化能源配置的作用,”能源分析师Peet.du.Plooy说。

  尽管认识到“综合资源规划”的作用,Peet du Plooy依然相信碳税自有其存在的道理。“碳的真正价值在经济运行过程中没有得到如实体现。我们必须通过经济调控来实现碳的真正价值,而碳税这是达成这一目的的有效手段。碳税的实施也向世人传递了南非坚持节能环保的决心。”

  Du Plooy认为大型碳排放企业对碳税不满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强调碳税最终会在其它国家更加广泛地实施,到时候南非无论如何都会开始征收碳税。“与此如此,我们还不如自己先实施呢,”Du Plooy补充说。

  今年六月,南非财政部长Gordhan发言称必须利用碳税政策,使气候变化的外部成本成为一个内部可控问题。“碳税有助于创造激励措施,使经济向低碳方向转变,鼓励企业选择更加清洁的能源如可再生资源等。处于探索过程中的碳税是向实际碳排放量征收的税种,也是对化石能源的投入使用征收的代理税种。”

  但是批评家针对Gordhan的发言争论说,政府并未完全掌控碳税,开征碳税不一定会有助于发展绿色经济。能源分析师Mike Rycroft则提醒大家碳税“也就是一个税,跟其它税种没有什么两样!”

  财政部经济税收分析部门参与了碳税政策讨论版本的制定,该部门行政主任Cecil Morden早在今年二月份就发言声称,(绿色经济的)最佳选择是直接对测算后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征收排放税。他的观点是基于对全国市场结构、政府行政能力和能源分布影响的多方考量。

  然而此类言说让南非国家电力集团感到“很受伤”,该集团表示由于碳税增加的成本并非由集团本身来消化,“(碳税)将会被完全转移到消费者身上,”集团总裁Brian Dames坦言。

  国家电力集团环境经济学的首席顾问Gina Downes在对财政部碳税政策的讨论文件作出回应时指出,“尽管这份讨论文件内容合理,逻辑严谨,但是它没有把电力产业目前所受到的规章管制考虑在内。”

  碳税会给国家电力集团带来极大的纳税压力,Downes说。

  “二氧化碳排放量不一定会伴随着税收的增加而减少——税收水平和减排目标二者之间是脱节的,并非直接关联。无论如何,碳税还有很多细节有待描述和评估,其中就包括它会带来的意外后果一项。”

  Downes表示碳税既不会促进国际金融资产转移,这是南非在哥本哈根会议做出的承诺条件,也不会与其它新兴市场的发展保持一致。

  国家电力集团称,集团的成本每增加20亿兰特,每千瓦小时的电就会增加1分钱的税。

  国家电力集团公司服务部执行董事Steve Lennon告诉媒体,“综合资源计划”早已规划好南非的低碳未来。“那项计划已经使商业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偏离它的本来轨道了,而且计划的出台成本很高。政府必须确保政策的持续性。”

  国家电力集团已采取实际行动,在去年把电价由31.9分/kwh调高到今年的40.3分/kwh。

  南非石化集团总裁David Constable告诉媒体,这个石化巨头将推行自愿减排政策来对抗政府提出的惩罚性税收政策,“我们宁肯看见一个胡萝卜也不想看见摆在前方的大棒。”

  石化集团战略和计划部总经理Norbert Behrens在三月份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表示,南非的碳浓度比其它已经实施碳税政策的国家要高,而且与其它商品生厂商相比,南非在碳税方面完全是一个门外汉。

  石化集团已经提出一些替代碳税的选择措施,而且南非的“能源密集用户组织”也为政府提醒,该组织认为没有经过周全考虑的碳税政策将导致失业率的上升。

  能源密集用户组织共消耗了南非44%电力能源,组织成员一直在反对碳税,号召全国开展一场更大规模的针对碳价格提升的辩论。

  能源密集用户组织的主席Mike Rossouw对此表述说,“我们支持透明、公正而且可预测的碳价格信号的出台。碳税具有部分碳价格信号的功能,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所有的补充政策,而不是单独的一个碳税。”Rossouw一再重申,如果政府强制征收碳税的话,“我们将会面临大量员工的失业问题。”

  能源密集用户组织已与财政部就碳税问题展开正式洽谈,Rossouw说每吨二氧化碳排放量200兰特的价格实在过高。

  “我们在做的事情跟国家电力集团一样。能源密集用户组织主动为很多政策的起草和制定提供帮助。在提出一项例如碳税之类的政策之前,人们必须考虑它可能为经济带来的冲击,”Rossouw说,“南非政府应该详细分析实施碳税的成本和失业问题,所需要的投资也在政府考虑之列。”

  一个气候变化方面的产业工作队也代表8个矿产公司,包括必和必拓、南非爱索矿业公司、PPC和英美资源集团等,向南非财政部写信,提醒财政部碳税对经济带来的反冲影响。

  英美资源集团敦促政府在碳税问题上要“有序且合理”,但它同时发出警告说碳税会对公司在出口市场上的商业竞争力造成损害。

  钢铁巨头阿塞洛.米塔尔南非公司则认为碳税提议“不起作用”。该公司称碳税是一种潜在威胁,“一旦推行将会对公司的盈利造成严重冲击,还会削弱我们公司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钢铁企业之间的竞争力,因为那些钢铁企业没有面临我们这种碳税负担。”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