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子杂志 >> 观察
碳交易的多赢逻辑学
时间:2011-07-04  来源: 中国节能服务杂志  文章类别:原创  作者:唐茂松
分享到:
核心提示:“碳交易”对中国而言是一个比较新的词汇,一年前国内还鲜有讨论,如今已成为一个备受各方关注的关键词。它能够有效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减缓和控制气候变化问题。正是因为碳交易兼具经济、政治和科学的多重属性,使其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关键字:

  “碳交易”对中国而言是一个比较新的词汇,一年前国内还鲜有讨论,如今已成为一个备受各方关注的关键词。究其原因,这与“碳交易”的丰富内涵有关:它既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碳交易的市场前景一直被看好,权威国际机构预测它最终将会取代石油成为世界第一大商品交易市场;也具有鲜明的政治特性——它是当前国与国之间政治和外交中的一个重要抓手;同时还具有很强的环境效果——相比于其他政策工具,它能够有效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减缓和控制气候变化问题。正是因为碳交易兼具经济、政治和科学的多重属性,使其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碳交易热度不减

  从目前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发展情况来看,以配额市场为主,项目市场为辅。根据世界银行报告,2009年全球碳市场1437亿美元,年比增幅6%。其中,欧盟市场交易额1185亿美元,年比增长18%,占全球碳市场82%.与之相比,项目市场则要小很多,2009年项目市场交易额仅为34亿美元,其中CDM一级市场交易27亿美元,仅占全球碳市场的1.9%.

  碳排放权交易毕竟是一种“准权益”交易,它与一般性的权益交易相比,更需要有严格的法律制度和规则体系的约束,如符合“三可”要求(可监测、可报告、可核查)等,缺少了这些,碳权益就很难流动起来,市场也不会真正发展起来。西方国家之所以碳交易市场较为完善,就是因为具备了这些软实力。加之,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目前实施的是碳强度控制而非排放总量控制,因此碳交易市场相比西方国家而言建设相对滞后,市场发展也受到一定制约,碳权益的流动进而受到了限制。

  中国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和《京都议定书》中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主要是通过CDM机制参与国际碳交易。2005年《京都议定书》生效后,中国开始运用CDM机制参与国际碳市场。截止目前,全国在国家发改委获批项目达到2640个,预期年减排量4.85亿吨。截止2010年9月3日,中国在联合国注册项目达932个,占全部注册项目的39.61%;在全部注册项目3.79亿吨的CER年均减排量中,中国已注册项目的年均CER减排量为2.3亿吨,占60.77%.尽管发展很快,但是这一市场的份额仍然有限。以相对比例来看,中国通过CDM机制在全球碳市场年交易额中所占的比例大约不到1%;以绝对量来看,截止目前,中国获得CER签发量为2.15亿吨,以每吨10美元计算,通过CDM机制中国共获得碳融资21.5亿美元。总而言之,中国参与国际碳市场的主要方式是CDM机制,市场的相对比例和绝对数量都比较有限。

  在传统的CDM项目市场,中国仍旧是一个规则的被动跟随者。目前国际碳市场和CDM机制的规则和标准都在国外。尽管全球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以碳交易为主线的相对完整的国际产业链,但是中国处于整个碳交易产业链的最低端,没有碳交易的定价权和话语权,只能担当CDM初级市场最大廉价供应国的角色。于是就像有些媒体说的那样,沦为一个辛苦的 “卖碳翁”。这与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碳资产大国的地位都极不符合。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重的。与我国金融体系的监管发展程度、针对气候变化的立法和制度基础尚未建立,监测报告体系缺失,对碳交易的认识局限等诸多方面都有关系。目前中国的碳交易市场尚处于混沌状态,市场尚未发育成熟,主要停留在CDM的项目和VER的项目交易,真正意义上标准化、金融化的碳交易并未展开,已实施的一些交易项目,都或多或少带有一些偶发性。

  中国碳交易市场的突破方向

  中国作为碳排放大国,同时又是发展中国家,人均GDP突破3000美元,正处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阶段,如何在发展权和碳减排之间平衡,需要国际社会与中国一起积极探索。正因为此,市场化减排机制的建立更显重要,包括利用碳排放权交易,促进环境权益的价值发现和定价机制完善,以及推动碳金融体系建设,促使社会资源向低碳产业聚集。我认为,中国碳交易市场的尝试,对于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和降低减排成本,具有重要意义。以下是两个可能的突破方向:

  第一、循序渐进推动中国自愿减排交易市场建设——总体规划、严格监管、市场运行、国际合作。

  首先,中国自愿减排交易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离不开政府总体规划。碳市场本身是高度受制于国际和国内规则的规定和变化的,其正常运转的前提必须有政府强力介入,明确环境容量和减排目标,总体规划和确定规则。即使中国自愿减排市场目前刚刚发育,政府也应当高度重视自愿碳资源的统一管理,促进这一市场有序发展,一方面确保减排额的真实有效,鼓励高额外性的减排,促进减排收益规范管理,避免泥沙俱下;另一方面避免恶性竞争,各地一窝蜂搞交易所的情况出现。举个例子,产权市场从80年代诞生起经历了三起三落。由于发展迅猛,1992年后曾经出现过遍地开花的局面,最多时产权交易所达到200多家。1997年后进行了清理整顿。2000年后又有所恢复。随着国资改革和风险投资等兴起,产权市场成为重要推崇渠道,配套政策逐渐跟上,开始分层为中央级的产权平台和地方层面的产权交易平台。中间曲折使产权交易不得不走很多弯路。因此,从规范碳市场秩序的角度来看,政府应当结合各省市碳资产情况,综合考虑碳源、碳汇、历史排放量和未来经济增长空间的因素,制定符合实际情况同时反映科学规律的市场发展计划。

  其次,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最大的公共品,应当严格监管,避免碳资产流失,制定统一国家登记簿,保证流转顺畅。同时,借鉴国际排放权市场发展的成熟经验,积极听取国内相关利益相关方诉求,探索中国本土自愿减排交易相关制度和规则的设计。政府的相关政策导向,将直接决定市场容量的大小,包括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等。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碳市场最大的碳资源国家,北京已经开始成为全球重要的碳资产聚集中心之一。中国在EB(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成功注册减排项目签发的减排量已经超过了欧盟迄今为止的减排量。而未在EB成功注册的很多项目,大部分将可以开发成优质的自愿减排(VER)项目,VER市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全球范围内,正出现多个自愿减排市场。不过目前尚没有一个监管机构负责制定和执行统一的有关“确认减排量”开发和交易的质量标准。而只有若干核证实体、交易所、NGO等组织自身成立的审定与核证标准体系。

  此外,过去若干年改革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市场机制是促使要素力量充分释放的酶,我们必须充分遵循市场运行的规律。避免碳交易资源行政化,自愿碳市场的构建一定要以市场化的思维加以规划和设计。此外,金融市场的活力在于市场主体的活跃。只有通过市场化手段解决节能减排环保问题,才能给市场主体提供相应的激励手段,形成自下而上推动企业技术创新,资金流动和节能减排的长效机制。市场需求将引导产业和技术创新的走向。自愿碳交易市场的建立,将提供经济激励,以及一个提高低碳经济和产业竞争性的市场价格信号。为低碳经济实践创造利润空间,推进向低碳经济实践的实质性投资投入,进而促进技术的研发和采用,以及相关的生产和消费行为的改进。

1 2 3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